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端木异 > 纯技术分析和科普:如何评价本次G20峰会的水上芭蕾《天鹅湖》

纯技术分析和科普:如何评价本次G20峰会的水上芭蕾《天鹅湖》

微博上关于这个节目的吐槽集中在芭蕾圈,而更多人因为对芭蕾缺乏了解,所以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这个节目感到愤怒和不满。
 
平心气和地简单写写,不谈政治,只谈技术。
 
一,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水中立足尖对舞者很危险,场地会非常滑。
 
一个常识,判断一家芭蕾教室是否专业,是否铺了地胶是重要的标准(用木地板的舞蹈教室一定不是芭蕾教室,太滑)。毫不夸张地说,一般演出如果地板滑就很危险了,芭蕾界航母之称的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去外地演出,干脆是自带地板的。
 
 
▲马林斯基来华演出,一天半时间用来装台并自带弹簧地板
 
 
当然,并不是说演出就必须要像马林斯基这样高标准,但是,在编排之前先考虑好,至少减少舞者受伤的风险,很难吗?
 
这其实是一个国内各种文艺汇演中非常普遍的现象。
 
不给舞者提供哪怕是最低标准的场地,却更重视一些花哨的灯光特效——结果好一点的话就是舞者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平,比如13年春晚和朗朗搭档的芭蕾舞者侯宏澜,最基本的五位转都转不好(也有人说是她缺乏练习,这里姑且以她本人的说法为准吧,就是地滑)。严重的话,就是张大师08年奥运彩排造成当时“中国舞第一人”的著名舞蹈家刘岩终身残废高位截瘫的后果。
 
▲13年春晚上侯宏澜的芭蕾,业内也是各种目瞪口呆
 
二,对足尖鞋和对舞者的脚都很糟蹋
 
足尖鞋是不能泡水的,泡水就废了,鞋头会塌掉软掉。即使用再好的材质也不能完全保证足尖鞋泡水后能正常支撑舞者的脚背。实际上一双专业足尖鞋的寿命,大概就只有一场演出排练时间那么长,大约几十到一百个小时左右(取决于练习量和具体的使用情况),而节目里的用法,大概几个小时吧。即使是最顶尖级别如GM这样的芭蕾足尖鞋(一双价格是普通足尖鞋的大约八倍),恐怕设计者也从来没考虑过在水里运行的情况。说什么这是特制的足尖鞋,一次性的,都是糊弄外行人的。泡在水里当然一次就废了咯。
 
 
▲GM足尖鞋的官方解释
 
放一张自己的图。左边是我穿废准备扔掉的足尖鞋(布面,相对便宜),右边是现在我正在服役的足尖鞋(缎面,贵一点)。图片看起来除了前者旧一点后者新一点,似乎没有区别。但是前面这张图里的鞋一捏就知道,鞋头已经软了,支撑不动了。
 
 
▲我穿过的足尖鞋
 
另一方面,一个芭蕾舞者爱惜自己的脚,就好比钢琴家爱惜自己的手指,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据说这次造成了两人崴脚一人骨折,这有多严重呢?一个舞者的寿命本来就不够长,每一次受伤都意味着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次风险和提前退役的可能性,对于爱惜自己羽毛的舞者来说,打击是很大的。
 
水中强行立足尖有多伤脚呢,简单说,我日常练习如果没有袜子就穿足尖鞋,一点汗水都会让脚趾因为摩擦而疼痛(好比光脚穿球鞋长时间跑步),更不用说全脚泡在水里了,差不多就是站在刀尖上舞蹈吧。
 
 
▲泡在水中的足尖鞋,水刚好淹没最关键的提供支撑的鞋头部位
 
三,从艺术效果来说,水花飞溅的场面实在太!丑!了!
 
芭蕾区别于其他舞种最大的特点,就是演员脚尖在地面轻盈的移动,所以又叫脚尖舞。实际上只要好好利用投影和特效,完全可以表现出人水一体的艺术视觉效果。
 
而水上芭蕾水花飞溅,几乎完全看不见舞者的脚尖弧度和腿部优美的曲线。不但丧失了芭蕾的特色,也没有轻盈优美的感觉,整个画面蜜汁尴尬,不像天鹅,倒更像是群鸭戏水。真是可惜了北舞一群好底子好素质的芭蕾舞者,用我豆瓣友邻✿ ✿ ✿的话来说,简直是拿宝石当塑料块在用。
 
 
▲蜜汁尴尬
 
▲居然还给特写
 
既然水花扑溅反正也看不见脚背,其实完全可以让舞者不穿足尖鞋表演的(现代芭蕾就是光脚或者穿只包裹脚部的软鞋来跳舞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已经有过水中芭蕾了,安排了他们家的明星舞者Marie-Agnès Gillot在水中起舞,还真放了两只天鹅在旁边游动,视频在此。
 
▲人家可不会让自己的舞者穿足尖鞋泡水,这是软鞋。视频里舞者在水中仍然不忘展示专业的脚背。(天鹅:去他的艺术呢我只关心吃)
 
四,水上跳芭蕾就是创意吗
 
那么,水上跳《天鹅湖》,这个演绎是否称得上有创意呢?
 
《天鹅湖》已经有很多年历史了,一直都有人试图突破和创新。最有名气的颠覆性创新,当然就是Matthew Bourne的男版天鹅湖。看过奥斯卡金奖提名电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想必都会对结尾Adam Cooper的客串有印象,没错,电影最后安排男主小Billy长大后去跳了这个男版天鹅湖,而Adam Cooper本人正是男版天鹅湖的主跳。
 
 
▲又叫搅基版天鹅湖
 
创新,首先是要基于了解。
 
而整个水上天鹅湖看下来,导演既不care芭蕾的独特和美,也不在乎舞者能展现何等艺术水准,甚至没打算去理解一下《天鹅湖》在讲什么。
 
那么,《天鹅湖》第二章里著名的四小天鹅选段,讲的是什么呢?是王子发誓要和恶魔斗争,把变成天鹅的公主和她的小伙伴们从魔法中解救出来。于是天鹅湖里的姐妹们听了很高兴,化成人形在湖畔边欢乐庆祝。先有一段三大天鹅,再才有四小天鹅。都是化成了人形的(划重点)。
 
所以,剧情上来说是没什么必要让舞者踩在水里表演的。
 
 
至于沾沾自喜称“普京肯定没看过这样的天鹅湖吧”,这是典型的拿外行当创意。为什么选了一帮人来跳本来只需要四个人的四小天鹅选段呢,用我芭蕾班妹子的话来说,地太滑,互相拉着不容易摔嘛。摊手。
 
▲手拉手,不要摔
 
四,整场演出,非常的不尊重舞者。
 
讲实话在这么坑爹的情况下,仍然在微博上看到大片观众表示很美,演员们也是很不容易了。足尖和腿脚大打折扣,然而挡不住专业的架子,只看上半身,手臂和肩背,仍然是美丽的。
 
结果最后,不要说给每个舞者特别是领跳署名,就连给“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这样一个集体署名都没有(图片)。可见舞者在这种中国特色的盛大活动中,还停留在“伴舞”这样的边缘地位,只是一串美丽的花边,一群人肉背景墙。没有比这更不尊敬人的了。
 
那么简单介绍一下这次领跳的孙艺萌,在北舞芭蕾系之前在芬兰国家芭蕾舞团任职,今年6月在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上,为中国拿到女子成年组(20-25岁)金奖。科普一下,这个比赛每四年一届,是芭蕾界最高级别的四大赛事之一。
 
 
▲孙艺萌在杭州
 
就是有这样的舞者在用实力支撑起了表演,而不是什么创意,而她们,还有负伤的舞者们,最终一个都没有在屏幕上留下名字。
 
 
 
 
 
 
 
首发在豆瓣个人账号@小波福娃:https://www.douban.com/note/580213396/
个人公众号:duanmuyi_ 或者“异史氏曰”
推荐 290